当前位置:首页>本地新闻>

发布时间:|浏览次数:

洪水退后 河道中惊现炸弹空壳

都里镇老人张海生讲述,炸弹是日军侵华时所投,经处理后曾改作大钟,二十多年前由于种种原因遗失

7月19日,一场百年不遇的特大暴雨侵袭我市,安阳县都里镇因暴发山洪,大片房屋被冲毁,桥梁、道路塌陷,洪水漫出河道,涌向村庄……洪水退去,人们开始重建家园。就在河道清淤的过程中,一个重大的金属物体从淤泥中慢慢露出真容——一个炸弹空壳。正当人们惊讶的同时,镇上的老人们认出了这个“老物件”,一段尘封的记忆被打开……


8月10日,两位老人在查看被洪水冲出河道的炸弹空壳。

意外发现

淤泥中“大钟”现身,原为日军投掷的炸弹

8月10日清晨,安阳县都里镇好井村村民路随林拨打本报热线,称在都里镇灾后清淤的工作中,古井村一村民发现了抗日战争时期日军投掷的一个炸弹弹壳,体积较大,具有一定的历史意义。接到电话后,相关人士前往都里镇进行调查采访。

当日10时40分,太阳炙烤着大地,在安阳县都里镇中心,河道的一半被泥沙和碎石占去,沿河而建的房屋大多被冲毁,几台挖掘机正在河道里清淤。距暴雨过去已有3周的时间,都里镇的灾后重建工作任重道远。

一位老人开着一辆装满消毒水的汽车由南向北沿河道行驶,挨家挨户为村民消毒。这位老人叫张海生,都里镇古井村人,今年64岁。在都里镇抗洪救灾中,张海生创下了“三最”记录——年龄最大、参与救援时间最早、捐物最早。灾害发生后,张海生主动请缨,加入到清淤和消毒工作中。

7月26日,张海生例行消毒时,在河道的淤泥里看到一个金属物体,这个金属物体表面是弧形的,“当时我们还以为是谁家的东西被洪水冲到河里,所以就慢慢用手把覆盖在上面的淤泥清理干净。清理完毕后才发现这是镇里丢了二十多年的‘大钟’”。

安阳房产网小编后来了解到,张海生嘴里的这口“大钟”其实是一个炸弹空壳。据了解,炸弹于1943年至1944年间,日本侵略者从飞机上空投至都里镇,但当时未爆炸。经处理后,挂在都里镇中心老槐树(现都里镇后街村村委会院内)上当作钟用。1995年,有人建议将炸弹空壳分成三部分,但由于技术原因难以割断,故放弃分解至今。后来由于种种原因,这个弹壳就遗失了。

相关人士跟随张海生来到都里小学。在校园的东侧一角,看到了张海生发现的那个炸弹空壳。从外形看,这个弹壳呈不太规则的椭圆形,经测量,长约130cm,直径约50cm,厚度约1.5cm 。相关人士与3位村民合力将其立起,弹壳高可达张海生的肩部,弹壳颜色整体呈深褐色,部分呈淡黄色。虽已过去这么多年,弹壳摸起来仍十分光滑。两位村民竭尽全力将弹壳推倒,弹壳倒地的声音很大,弹壳内残留的泥沙顺势甩出。


三人合力都很难将这个炸弹空壳推动。

寻找证人

岳计友老人眼中含泪,讲述一段不堪回首的历史

“日本人轰炸我们这里的时候我还没有出生,小时候听我母亲提起过几次,只记得当时是一九四几年,现在村里还有几位老人亲身经历了当时的那场浩劫,咱们可以去找他们问一下。”张海生告诉相关人士

在张海生和另一位知情村民路清吉的带领下,相关人士来到都里镇西侧的一所民宅,找到了岳计友老人,他当年亲眼目睹了日本侵略军狂轰滥炸、烧杀抢掠的种种恶行。岳计友坐在院中的凳子上,扇着蒲扇,说起话来声音十分洪亮,看到我们前来拜访,热情地招呼我们去屋里乘凉。

“我是1930年出生的,日本鬼子轰炸是在1943年,当时我13岁,今年已经86岁了。”说到这里,岳计友老人眼里满含泪水,相关人士的问题仿佛又把这位老人带回到那段敌寇入侵、山河破碎的历史时期。

停顿了许久,岳计友老人接着说:“小鬼子的飞机来的时候是早上,当时我听见村里有人喊‘飞机来了,飞机来了,大家快跑’,于是我赶快跑出屋子,看到贴着‘膏药旗’的飞机从头顶呼啸而过,离地面很近,从飞机窗户处都能看到里面的鬼子兵。我们都很害怕,不知道他们要干什么,只能慌乱地往山里跑。”

慌乱躲避日本飞机的岳计友听到“嘭”的一声,“第一枚炸弹落下,没过多久,第二枚、第三枚、第四枚也相继落下,炸死了很多人。小鬼子总共扔下四枚炸弹,然后调头飞走了。”岳计友告诉相关人士,这枚没有爆炸的炸弹落在了河沟里,水花四溅,河沟被炸弹砸出一个十多平方米大、一米多深的大坑。


岳计友讲述日军投掷炸弹时的场景。

重回现场

弹坑被河水抚平,罪行无法抹去

“走吧,我带你们去看看这枚没爆炸的炸弹掉下来的位置。”说到这里,岳计友老人便往屋外走去,相关人士也跟了上去。

顺着河沟走了大约十分钟,岳计友老人指着不远处哽咽着说:“这里就是炸弹被扔下来的位置。小鬼子惨无人道,咋就把这么大的炸弹扔向老百姓呢!”相关人士看到,河水潺潺流过,当年的弹坑早已被冲刷平整,但冲刷不掉的是日本侵略者的罪行。

站在河边,岳计友老人说:“日本飞机飞走后,这枚炸弹在河沟里泡了几个小时,没人敢走上前去,大家都担心随时会爆炸。在大家不知所措的时候,当时的民兵赵德荣主动请缨,到炸弹附近查看,确认没有爆炸的危险。‘炸弹在这里放着始终不安全,咱们把它弄出来,我把里面的炸药拆了。’赵德荣看过情况后跟我们说。炸弹很重,村里十几个壮年小伙子用绳子或拖或拽,把炸弹从河沟弄出来,拆炸弹的时候只有赵德荣一个人,因为当时年纪小,我只能远远地看着,赵德荣不顾自身危险保护村里人的安全,他是抗日英雄!”

“炸弹里的火药被清除完,这枚炸弹壳被挂到离村子不远的山头上当钟用,有危急情况就会敲响,声音很大,传播得也很远,方圆20里地都能听得到。”岳计友老人告诉相关人士,“除了这次飞机轰炸,小鬼子还多次对我们村子进行扫荡。我们在民兵队的围追堵截下,活捉了一个叫武田的日本人和一个‘皇协军’成员,这个帮日本人做尽坏事的‘皇协军’成员被抓住后当场被民兵用枪打死,那个叫武田的日本人被送到军分区审讯。”岳计友老人表示,这里也有许多像赵德荣一样的抗日英雄,他们自制的‘石头地雷’也让日本侵略者吃尽了苦头。


岳计友指认炸弹掉落的位置。

铭记历史

让我们的子孙后代了解过去

张海生说,这个炸弹空壳是日本侵华的罪证,希望文物局挂牌对其进行特殊保护,开辟专门的地方进行悬挂,让子孙后代都能了解这个炸弹空壳的过去,勿忘历史、牢记耻辱、齐心向前。“这个弹壳在外人看起来可能就是一堆废铁,但是对于我们都里镇人来说,是历史的教训,更是纪念我们在洪灾后重建家园、齐心协力的见证。”张海生说。

张海生同时建议,将挂有“大钟”的地方设立为土法报警台,以防现有通讯设备信号中断。“这口‘钟’敲起来特别洪亮,方圆20里地都能听得见。一旦发生洪灾,可以给都里镇提供5分钟至10分钟的逃生时间。”

采访过程中,不少镇上的老者告诉相关人士,这口“大钟”的发现让他们回忆起过去的许多时光。“应该保护起来,这是咱们的一种精神体现。”一位老者说。

相关人士离开时,正是14时,稍事休息过后的都里镇人开动了挖掘机,挥起了锤子和铁锹,重建家园的工作继续进行着。张海生再次开动他的消毒车,准备开始下午的消毒工作。